图腾传说
 
 
 
地 址: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束河古镇F8-1水榭花厅
电 话:0888-5138889
传 真:0888-5138890
邮 箱:2067694304@qq.com
 
  图腾传说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羊文化 > 图腾传说

        故事1

        嘉峪关城,城墙高9米,还要在城墙之上修建数十座大小不同的楼阁和众多的垛墙,用砖数量之大是非常惊人的,当时,施工条件很差,没有吊运设备,全靠人工搬运。而当时修关城所用的砖,都是在40里以外的地方烧制而成。砖烧好后,用牛车拉到关城之下,再用人工往上背。由于城高,唯一能上下的马道坡度大,上下很困难,尽管派了许多人往城墙上背砖,个个累得要死,但背上去的砖却仍然供不应求,工程进展受到了严重影响。一天,一个放羊的孩子来到这里放羊玩耍,看到这个情景,灵机一动,解下腰带,两头各捆上一块砖,搭在山羊身上,然后,用手拍一下羊背,身子轻巧的山羊,驮着砖一溜小跑就爬上了城墙。人们看了又惊又喜,纷纷仿效,大量的砖头很快就运上了城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故事2

        19967月中旬的一天,老王天还不亮便乘车离开改则盐湖朝狮泉河方向驶去,方圆100多平方千米还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那深蓝色的似水晶般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湖水在脑际挥之不去,沙滩处经湖水漫过,盐粒自动分离而出,厚达半米多的盐层还历历在目,盐工为用牲畜驮盐的牧民装盐袋的情景时时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刚蒙蒙亮,一个特殊的场面震惊了车上所有的人,足足有两千多只驮羊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向前进发,羊蹄敲击着空旷的大地发出沉闷的声音,羊群中此起彼伏的叫声有些悲凉。羊群堵塞了道路,车停了下来。第一次见到这么庞大而奇特的驮盐羊群,老王感到既新奇又兴奋。他下车走进羊群,只见每只羊背上驮着两袋沉甸甸的盐巴,足足有10千克。驮袋仿佛长在了羊背上,成了它们身体的一部分。羊群一边啃着路边稀疏的野草,一边在牧人的催赶下不停地前进

        管理羊群的是5位牧民,护卫羊群的是3只凶悍威猛的藏獒。羊群负重跋涉的样子让人们看了一阵心酸,却又让人感觉到这驮运大军悲壮而豪迈。驮羊的个子都不算大,瘦小的身子有一种硬撑的耐力,看来它们被迫顺应了这种力所难及的劳作。如牛马重负在身的使命感,促使它们奋力前行。它们全身披挂着征尘,脖子上的铜铃不时摇曳出献身精神的悲怆。与5位指挥和押送驮羊的牧民交谈中得知,他们三天前就从盐湖出发了,准备“八一”前赶到普兰,参加那里的贸易大会,进行盐粮交换。牧民还告诉老王:改则盐湖的盐质量好,味道正,打出的酥油茶是上等品位的,到普兰每袋盐巴可换同等重量的上等青稞。尼泊尔北部居民也大都食用这里的盐巴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历史遗留下来的习惯,每年秋季两地居民在普兰相会,进行一年一度的盐粮交换。老王问一位牧民,从这里到普兰如此遥远,乘汽车也要走三四天,你们能在“八一”前赶到吗?那位牧民笑着回答:“别小看这些驮羊,每天能走1525千米,翻山越岭走近路,‘八一’前到达普兰不成问题。”他还说:“你们走的是新路,经革吉,绕狮泉河到噶尔拐回来才能到普兰,我们走的是古商道,近得很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关于阿里的古商道老王也早有耳闻。据记载,古格王国时期这里就有许多秘密通道,作为阿里与外界沟通的途径,一些历史学家还提出“南丝绸之路、北丝绸之路”之说。这些暂且不说,有史料可查,元朝在阿里所设的驿站,便是直通阿里和扎达的中转站。想到这里,老王又想起传说中由盐湖到普兰有一条驮盐之路,看来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着。这一条路是被盐巴浸透着咸味的通道,是驮羊用蹄子踩出来了的神秘之路。 

        据后来老王的了解,20世纪60年代公路交通很不发达时,阿里专区靠驮羊一年驮运出1500吨盐巴。这些驮羊日出而起,日落而息,小小的身躯驮着已到负重极限的重量,不到普兰身上的袋子是不会卸下来的。这也不能怪押送的牧民心狠,5个人一晚上要卸下2000只羊身上的4000个袋子,第二天一早再给2000只羊驮上4000个袋子,也够5个人承受的了。驮运的路上从来没有水、草供应和住宿棚圈。驮羊必须在行进中掌握觅食啃草的技能,每走几步就必须啃一口草,边吃边走才能承受背上的重负,否则无法生存。遇到水源拼命地多喝几口,有时一两天也喝不到水,这就需要忍受干渴走到下一个有水的地方。驮羊的坚韧令人感动,它们的表情是那样的泰然自若,没有悲苦、没有委屈。它们身上两个装盐的袋子下面没有任何衬垫之物,更没有鞍具,只是用绳子紧紧地系在身上。晚上找一个平缓的山坳露天席地而卧,身上还要压着盐巴袋子。若山中有狼侵袭,连躲闪的灵活性都没有,只有活活被咬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王听到这些情况以后,决定要去普兰对“八一”贸易大会进行采访。他对押送驮羊的几位牧民说:“我在普兰等你们,听你们顺利到达的佳音。”从728日起老王在普兰就注意寻找那支驮羊群和押送驮羊的几位牧民。30日的下午他在普兰镇郊看到了一支驮羊群,走近一看管理羊群的果然是他熟悉的那几位牧民。这时盐巴袋已经卸下,驮羊在那里分散开来卧的卧、站的站,3只藏獒分散开来蹲卧在羊群的周围,有一只藏獒身上有明显的伤痕。老王走近羊群,看到有的羊背上毛被磨掉,皮也擦破,血浸浸的。一位牧民还领他找到两只卸下盐袋、背上肉因负重摩擦而腐烂发臭的羊。牧民告诉老王,这样的羊即使杀了肉也无法食用;有的羊一卸下盐袋就倒地气绝身亡,因为羊背已经磨穿,脓血与盐袋黏合在一起,才使空气没有进入体腔,使它们坚持到了终点。最后牧民给他讲了一个惊险而生动的故事,那次途中遇险多亏有藏獒拼死搏斗才避免了一场灾难发生。那是在721日的晚上,驮羊群行走到一个山坳里,那里有一片平坦的地面,旁边小溪里还有流水,几个牧民商量就在那个地方过夜,让羊群休息好、吃好、喝好,第二天精力充沛地上路。5位押送驮羊的牧民选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放下行囊准备休息,让3只藏獒分散在羊群的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半夜还相安无事,休息场地一片寂静。不料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几只狼接近了羊群,几个牧民在睡梦中被藏獒怒吼和扑咬的声音惊醒了,黑暗中看到3只藏獒与几个黑影在搏斗。激烈的搏斗惊醒了羊群,它们惊恐地躲开藏獒与黑影搏斗的地方,向另一边挤去。只听到几声惨叫,其余的黑影已经很快离去,搏斗场上也很快静下来,3只藏獒还在搏斗场喘着粗气。几位牧民拿着手电筒和防身的刀走近一看,有两只狼躺在草地上,一只狼颈部被撕破,臀部和腰部都被撕烂已经惨死;另一只狼颈部被咬破还流着血,奄奄一息。他们方知道遭到狼的袭击。一牧民向奄奄一息的狼又扎了两刀让狼尽快死去,安抚了战斗胜利的藏獒,同时又百般警惕地看护着羊群。大概是狼的本性所决定的,在经历一场惨败以后仍然不死心,还惦记着羊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1小时,又有一片黑影向着羊群靠近,每个黑影都射出两道绿色的光芒。狼偷袭后,5位牧民都没敢再入睡,他们看到狼群再次来袭击,马上把几只手电筒打开,用光照射狼群,同时3只藏獒一阵狂吠,怒吼声响彻山岳,一只领头狼被一只藏獒咬死,吓得群狼没敢再前进就仓皇逃走了。经过两次狼战,押送羊的牧民和他们忠诚的伙伴都没有再入睡,警惕地守护着羊群到天明,只有那些疲惫不堪的羊,找到自己容身的地方时继续入睡。天亮了牧民吃了些随身带的酥油糌粑,又喂了藏獒一些食物,就继续赶羊上路了,有惊无险,好像做了一场噩梦。

 

       拉萨大昭寺填湖的传说

        相传建大昭寺时,几次均遭水淹。文成公主解释说,整个青藏高原是个仰卧的罗刹女。这个魔女呈人形,头朝东,腿朝西仰卧臂,大昭寺所在的湖泊原来正好是罗刹女的心脏,湖水乃其血液。所以文成公主说大昭寺必须填湖建寺,首先把魔女的心脏给镇住。然后文成公主还同时推荐了另外十二个小寺院在边远地区,镇住魔女的四肢和各个关节,共建了十三座寺院。

按照文成公主所选的位置,建寺首先要填湖。当时主要的运输工具是依靠山羊背着装着沙和土的袋子。就这样把这个湖泊给填平了,给大昭寺奠定了基础。其实拉萨这两个字就是从大昭寺演变而来的。最早拉萨不叫LASA,古文书上都是RASA(即惹萨),RA是山羊,SA是土地,意思是山羊建的地方。后来因为修建了这样神圣纳佛殿,里面供奉了佛祖的像,有佛经、佛塔,还有四面八方的信徒来这里朝圣,大家都认为这个地方是佛地,所以又改称拉萨--LA藏语里是佛的意思,SA是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拉萨由来

      拉萨在藏 语中为圣地佛地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拉萨古称惹萨,藏语山羊,相传以前的大昭寺是一个很大的水塘,且形似一位躺 卧的女妖,在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在建造大昭寺的时候用用山羊背土填卧塘,寺庙建好后传教僧人和前来朝佛的人增多,围绕大昭 寺周围便先后建起了不少旅店和居民房屋,形成了以大 昭 寺为中心的旧城区雏形。同时松赞干布又在红 山扩建宫室(即今天的布达拉宫),于是,惹萨也逐渐变成了人们心中的圣地,成为当时西藏宗教、政治、经济文化的中心。

 
 
地 址: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束河古镇F8-1水榭花厅
电话:0888-5138889 传 真:0888-5138890 邮 箱:2067694304@qq.com 备案号:滇ICP备14000629号